创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录 126200 个微信公众账号

腾讯阿里再开火 微信“封杀”快的红包




  制图 刘逸兴

  阿里旗下快的称微信此举违背互联网精神;滴滴打车的“靠山”腾讯则称快的涉嫌诱导分享11月24日,快的打车一则《关于遭腾讯微信封杀的声明》引起网上关注。快的打车声称,从11月21日以来,快的打车红包分享功能已被腾讯封杀,导致用户无法正常参与活动。

  巧合的是,一年前的同一天,阿里公开承认手机淘宝已经关闭从微信跳转到淘宝商品和店铺的通道,将微信“封杀”掉。此次腾讯拿阿里移动端“急先锋”的打车软件开刀,和阿里当 年 如 出 一辙,折射出腾讯与阿里在移动支付领域争夺的浓浓火药味。

  快的质疑/微信屏蔽快的红包分享涉嫌垄断

  24日,快的打车正式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声称“经证实,快的打车红包分享功能确实已被腾讯封杀。”华西都市报记者体验快的打车软件后发现,打车功能依然正常,但确实已经无法将红包分享给朋友或者到朋友圈。

  “10月16日,快的打车红包微信分享功能正式上线,但不到两天的时间,有用户反映,自己分享到朋友圈的内容只能自己看到,其他朋友圈好友完全看不到。”快的打车公关部总监叶耘对记者表示,从上周五晚上11点多开始,快的打车红包分享到微信群的功能也失效,“分享后出现感叹号提示分享失败,并将快的打车标示为‘未审核应用’。”

  据叶耘介绍,快的打车接入的是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系统,并未接入微信支付系统。他质疑说,“微信声称自己是第三方开放服务平台,快的打车接入其API接口(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是事先经过其审核的,虽然快的使用的是支付宝支付系统,但不接入微信支付系统就不能分享给朋友?把我们封杀掉?”

  对于微信屏蔽快的红包分享功能,快的在声明中称,此举武断地切断用户与快的打车的连接,与马化腾先生的初衷完全相悖,罔顾平等、开放的互联网精神,对市场的公平竞争环境和用户的正当利益造成伤害,违反了《反垄断法》中的相关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腾讯回应/“并非封杀,而是不鼓励诱导分享”

  快的打车被微信“封杀”一事,腾讯公关部工作人员这样向记者回应,“一直以来,微信都非常注重用户体验,对涉及诱导分享以及恶意营销的行为都会进行打击,决不姑息,这是一项长期而持久的政策。”

  快的打车在其声明中提到的“同样是在微信分享打车红包,腾讯旗下某软件可以畅通无阻”,实际上指的是滴滴打车。记者昨日尝试滴滴打车的微信分享功能,发现能够正常分享到朋友圈。

  “‘封杀’一词也不准确,我们不鼓励诱导分享,这会影响用户体验,而关于体验的标准,微信平台也正在摸索中,这需要在用户活跃度和负面体验之间把握一个平衡。”上述腾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欢迎大家举报涉及诱导分享以及恶意营销的行为,共同维护绿色、健康互联网生态环境。”

  巧合的是,2013年11月24日,阿里正式承认手机淘宝已经关闭从微信跳转到淘宝商品和店铺的通道,将微信“封杀”掉。今天微信“封杀”快的打车,当年的一幕又在重演,只不过当事双方的角色出现了反转。

  幕后/ 阿里腾讯移动端“护犊战”

  “目前中国打车软件市场的竞争者主要是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两家,在已使用他们服务的人群中,通过支付宝或微信来做市场推广能够保证用户的留存率。”易观国际分析师徐昊表示。

  实际上,无论是滴滴打车还是快的打车,其支付手段均能通过移动端来进行,今年上半年,这两家分别获得腾讯和阿里投资的打车软件进行了一场“打车大战”,其目的在于培养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而此次微信封杀快的打车的分享功能,实际上是腾讯和阿里两家互联网巨头在“护犊”其移动端用户。

  “腾讯的产品优势在于连接人与人,在新用户拓展方面,微信的优势则相对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双方的竞争会在这个层面开展。”徐昊表示。

  此前,阿里公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阿里巴巴旗下零售平台来自移动端的交易额达到1990.54亿元,同比增长263%。尽管手机淘宝客户端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支付宝用户破亿,但仍无法超越有着4.68亿活跃用户的微信,快的打车显然成为阿里占据移动端市场的“急先锋”。

  “封杀就封杀,微信一向对涉嫌恶意营销的容忍度比较低,此次快的打车接入微信分享功能,实际上就是想获取微信上的用户。”互联网观察人士洪波表示,虽然互联网是开放互连的平台,但涉及到公司利益,与传统行业的竞争并无区别。

来源:http://www.yangtse.com/keji/2014-11-25/366716.html

最新创建的微信公众账号
返回顶部